2017年4月8日星期六

西貢泥涌





一提起西貢泥涌
一般人的印象必離不開放風箏,
於我而然卻是潮退後,
泥灘上活動的小生物。
最吸我看的是那裡的寄居蟹
和在淺水溝移動的小蜆貝,
這裡留給我最開心的記憶就是
十多年前著那只有二、三歲的兒子
來探望這些可愛的小生物 .....





今天兒子大了,他有自己的天地,
很多東西都沒有我們兩人的份兒了。
一個星天的上午,
太太說今天不到河邊去運動,
這是我們一向的習慣,
去別的地方逛逛吧!
於是我想了一會,提議去泥涌探探
十多年沒見的寄居蟹和蜆貝,
太太是個體貼的人,
我說去的地方基本上不會反對,
況且這裡有我們和兒子小時一起的回憶,
也就不用討論便成行了。





是到達時卻有點失望,
潮漲了,泥灘淹沒在海水裡,
不過那天有藍天碧海
伴著清的海風,
因而心情也豁然開朗起來。




(手機若不能 autoplay 請按下play)

天高地厚   李沅幫










這是堤岸邊的小路,
小路的盡處是一個小碼頭。



眼前的遠處,看見的是海灣伸岀的小沙洲,






海邊退潮後,
這裡將會變成一大片草地啊!











無論大人或小孩都喜歡脫掉鞋子,
在淺水來回嬉戲。




赤足的女攝影師,



哈哈!這美少女的回眸一笑,
卻被偷偷攝進她的鏡頭裡。




狗狗聽從主人指示
咬著丟岀去的木棒走回岸邊。




這個眾人的焦點,
大人變成 BB 千依百順的玩伴。




但這個大一點的
卻要乖乖的按大人的指示
去繪畫沒有準備好要畫的題材。








有徒手潛泳者,
在岸的不遠處佈下圍網,
收網回來,
發現被困在網眼的魚兒也不少啊!
走近看看,全是泥鯭魚呢!




天空的紙鳶在飛翔,
地上的人不停轉動線輪。






家庭式的一般人放風箏方法很簡單。



這些驅車前往,
裝備十足的是放風箏的高手。





每個高手長褲管上於各大腿正面位置
都縫繫著一條長長的木板,
木板上貼有能產生磨擦效果的膠貼,
當線圈放在上面磨動時,
可以產生高速的轉動效果,
這是與別人界鳶時用的武器。






沿著小路繼續走,



盡處是一個小碼頭,
坐著的全是放風箏的高手。
















在堤岸邊,
偶然看見一些盤纏著樹枝
身上長滿小花的植物,
它就是兔絲子了。




記得中學曾念過一篇範文《虯髯客傳》
《虯髯客傳》中紅拂女對衛公李靖言:
「絲蘿非獨生,願託喬木。」
她直言表明願托附终生,
與李靖一起私奔 ..... ,
𥚃面提到絲蘿的 “絲”
就是指這種菟絲子了!






三、四月是酢醬草開花的日子,


草坪到處不難見到它的小紫花,



路旁偶然看見朱纓花,
在陽光下十分好看。









在馬櫻丹的灌木叢中,
這只巴黎翠鳳蝶,
徘徊花間多時不願飛走,
手握著相機的我
又有什藉口可以離開呢!




以下全都是同一只,



哈哈!巴黎翠鳳蝶呀!
你讓這迷戀你的哥兒
連拍了超過ㄧ百幅相片,
你呀你!
真是不枉此生了 ......























在這裡流連多時,






肚子也開始餓了,




和火焰樹告別後,
又是醫肚子的時候了 .....
Bye!














天高地厚

李沅幫









後記




網上找來多張圖片,
讓大家可以看見
泥涌潮退後露出的一大片泥灘,
和那裡可以看見吃腐肉的寄居蟹,
及在水溝移動的蜆貝。



寄居蟹,可愛嗎?




水溝中的蜆貝和螺。